Add our facebook!

 
 


 








沉默假使都算種本領我一定最安靜
藝君子劇團《末日怪物》
Karen YOU
2013-01-16


觀眾場次:2012年11月1日;晚上八時;葵青劇院黑盒劇場

 


香港是一個充滿奇怪現象的地方:雖然小悅悅事件不是發生在香港,但我們都有明愛醫院見死不救的事故;在餐桌上,每個人都不選擇面對面溝通,而是通過冰冷的螢光幕用手指發出一個笑臉;在地鐵車箱上,每天都在上映千奇百怪的讓或不讓坐事件;每一個人都像人格分裂一樣既八卦又冷漠。
 
除了多奇怪現象之外,香港還有很多怪人,但凡不符合主流價值觀之人士,均一律被標籤為怪異:乞丐﹝媽媽與仔仔的對話經常是:如果你唔努力讀書,大個左就同佢一樣﹞、性工作者﹝污糟﹞、智障人士﹝呢種人﹞、南亞裔人士﹝巴基冷癱﹞、傭工﹝佢唔你我呀媽﹞、易服癖者﹝我唔可以俾個囡知道家,知道左好似你咁驚咁點算﹞。而所謂怪物,可能其實只是事情人物的表象。「若你喜歡怪人,其實我很美。」若果每一個人都願意花一點時間心思去了解自己、觀察身邊的人和事,世界就會變得很美,如歌詞一樣What a wonderful world!

《末日怪物》的劇場令我猶如置身於真人圖書館。「真人圖書館」的創辦源於在丹麥生活的艾柏格,他目睹朋友在一次種族糾紛衝突中被刺重傷倒地,於是邀集5位朋友們成立「停止暴力」(Stop the Violence)組織。在2000年丹麥羅斯克爾德音樂節(Roskilde Festival)中被邀請共同籌辦活動,主題是「互相理解」。創辦人艾柏格深刻體會到許多暴力源自於「不了解」,進而產生歧視,最後演變為暴力或霸凌行為。「但如果這個被歧視的人,就是你身邊的鄰居、朋友,甚至你們每天見面,一起打球吃飯,就因為你了解他,即使他是在歐洲受爭議的回教徒,你甚至會替他說話,同意他是個好人。」

真人圖書館與藝君子劇團的創團宗旨有異曲同工之妙。《末日怪物》是劇團的第一個劇目,希望關注一些被遺忘的人。正如潘劍秋和黃呈欣在訪問中提及當Romeo & Julia吸引大部分觀眾眼球的時候,他們關心的會是Julia身旁的女僕,這些在好重要人物背後的小人物如何生存及好好活下去,正如駝背婆婆一樣細小的身軀卻載著偉大而平凡的故事。他們的偉大在於成就別人的偉大,平凡而真實地過每一天,即使這天是世界末日。

怪人怪現象每天都在發生,《末日怪物》就是描繪在大時代末日氣氛下,每一個小人物活生生的生活模式。面對末日的期限,每個人都不得不正面凝視自己的心態,做自己最想做的自己,不掩飾、不修飾。你,又想過要做點甚麼嗎?

這個星期的戲劇課導師講解5個W中的Where時提到戲劇的定義,有一位同學問當一個演員走到台上光站著可算是一個行動嗎?這個提問令我立即聯想到《末日怪物》中的南亞裔人仕。

黑盒劇場是不設劃位的,而我是排在第二位進場的觀眾。劇場是三名台,由一進場開始,這名南亞裔人仕就一直背向台坐著。我坐在他的背面,看著他的背影,而他真的一動也不動,安安靜靜的坐著。直至燈暗,各人進場離場,他也是一直坐著,沒有與任何人交流。漢彌爾頓.C.M(Hamilton.C.M)提出「戲劇是演員在舞臺上當著觀眾的面表演一個故事」。那麼這位光是坐著、活得像隱形人一般、看不到面容表情、無喜亦無悲的人在訴說著一個甚麼樣的故事呢? 

劇中角色眾多,很多時候都是一人飾演多角,其中包括有易服癖的潘劍秋;斯文敗類及智障人仕梁浩邦;駝背婆婆黃釗鑫;大腫瘤伯伯宋本浩;南亞人仕尹偉程;自閉舞者譚渼樺;扮大肚後生女黃呈欣;裸體狂梁子峰,還有港孩呂天佑。而這名南亞裔人仕就沉默地貫穿了整劇的開合。 

沉默的原因是甚麼?言語不通?生無可戀?性情孤癖?是自我選擇還是環境造成?是對付社會冷酷及無情的唯一生存模式?還是為了誰人, 寧願讓心變成了孤島,築起與世隔絕的牆?


答案123 

答案一:地鐵車箱內 

地鐵車箱甫一開門,三名男仕同步進場,同步坐下。兩名港人矛頭同時指向不讓坐與婆婆的南亞人仕,好使自己坐得心安理得。兩名港人的擺明岐視或者都不及婆婆岐視之痛。南亞人仕讓坐,婆婆推說下一站到,卻在兩名港人下車後坐到其座位上,無聲的岐視比明刀明槍的岐視來得更令人無奈。 

答案二:《冇手的男人》 

生命或者並沒有厚待他,飽受岐視的南亞人仕卻並沒有因此而失其本心;No matter what happens in life, be good to people。好心的他幫助訛稱沒有手下體殘障的男子上廁所,卻換來真相大白的冷嘲熱諷。被幫助了卻傷害幫助你的人,將自己的痛苦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,才高姿態地離場,只有自私變態才是生存之道嗎?是這樣嗎?真的只有這樣嗎?沒有信任?好心得很笨嗎? 

答案三:地鐵車箱內 

再一次發生車箱讓坐事件,不同的是這次受助孕婦也同一陣線毫不客氣地侮辱。為了結束這場糾紛,一句「對唔住」來得很沉重,沒有控訴,不能控訴。 
沒有希望的明天,世界是否末日又如何?既然世界末日,每個人都公平地面對死亡,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選擇在末日前自殺呢?誠然繼續生存等待末日是一種選擇,自殺也是一種選擇,如果不站在道德高地去判斷這個是否一個自暴自棄的決定的話,這個選擇背後其實或者是在宣示生命獨立的自主權,亦是逃避及從荒謬的人生得以解脫的唯一出路。

 


生命起了變化─怎可能一直結冰

生命和自卑沉默的他玩了個遊戲─時間逆轉,看到結局的主人翁會有不同的選擇嗎?他沒有選擇去搶去佔有,他反而選擇了把心底話道出後再成人之美。告白一段真誠動人:「感謝你的出現,如果生命可以重來,我不介意所有東西重來一遍,好的不好的。即使是痛苦地被人打、被人罵、自己一個人痛苦地活著,如果這樣才能遇見你,看到你跳舞,我就心滿意足。」 

不是每個人都要成為偉人,世界亦不需要很多英雄。每個人都自私,正如每個人都有慾望。我們要做的只是認知自私、慾望的本質,不是放縱它們,而是放下它們。小隱隱於市,世界只要多一個這樣的人,距離美好也不遠已。 

最後一提的是劇場中簡單的一張椅子。在每一場燈暗轉場時,我都會奇怪點解ASM會把椅子輕微移動一下角度,它在表達一個甚麼信息?謎底在劇終解開了,這張椅子就好像時鐘的分針一樣,配合劇終的時光逆轉,讚!







 
首頁 | 舞台視頻 | 討論區 | 專業劇評 | 劇本精選 | 網主手記 | 資訊站 | 團體會員 | 聯絡我們
請使用IE8,Firefox3.6或以上的瀏覽器
Copyright © 2010-2011 StageTV. All Rights Reserved.